usagidrop_550.jpg  
此篇讀後感想之文章,涵蓋內容為整部漫畫,故請欲接觸而劇情未到者先行迴避劇透
內文包含版主(原po)以及承蒙LABOYS網友(Re po)之同意轉載,在此銘謝。 <(_  _)>


--

這裡是星函(Seikan)的網誌。

這一次嘗試寫作的並非歌詞,而是許久沒有碰觸過的文章評論,

說來慚愧,自身寫文章的意志,最初也僅是來自於剛看完漫畫的所有劇情而心癢難耐,

怎料一寫下來就變得如此冗雜論述,最終還得多勞煩網路上各位先進指教詳評。


為文立意,除了要能清楚表達自己的觀點,也還需要顧及整體的思路清晰才行,

文采和文理,仍需經過一定的均衡搭配。

是故當中有些想法仍有許多闕漏不周,而一併援引了另一位網友詳加闡述論點的回文相佐,

裨益從中能獲得不同的觀點反思,同時作為一份文章的紀念。


2011 夏 星函(Seikan) 追記



--

うさぎドロップ(白兔糖)動畫官方網站 - 夏番
連載放送中
Usagi_Anime.jpg  

うさぎドロップ(白兔糖)電影官方網站 - 2011.08.20公開播映
Usagi_Movie.png  

--

作者: Seikan (星函) 看板: C_Chat
標題: [閒聊] 白兔糖到底想表達什麼?
時間: Sun Jul 24 21:47:43 2011


啊....剛剛趁著假日把這部追完了,感覺頭好昏....@@"

原本想說要來看夏番前要做個功課,至少先知道原作漫畫裡頭在演什麼,

不過因為只有短短56話(番外篇還沒出),一不小心就看完了~


以下的討論有雷,請劇情不到者迴避謝謝。





總之,這部看完相當五味雜陳。

前面一開始看還以為是親子治癒漫畫很感動,當然,這是只到24話為止的事。


後半段突然就來個時光大跳躍至少9年,

感覺腦子裡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作者的場景極轉換摔個好不踉蹌。


先撇開結局是好是壞不談,

但看完心裡總會嘀咕著「作者妳還真的選了這種劇情啊....」的感慨。

當真始料未及,儘管沒有到像奧浩哉「忘憂草的溫柔」那樣天外狂想的地步。


回到主線,如果真的要下個是好是壞的評語,

個人的感想斷定,也只敢下個「不知道」的答案....


說來就算是三次元、就算是寫實漫畫,我們一般人還是可以用自身在社會生活中的經歷、

以及長年來培養出來的價值觀和道德感來斷定一些事情,可是對於這種就連社會上也極少

能去找到案例,更別提會親身發生在你我週遭的情形,可還真是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白兔糖於我,就是這麼樣的一個故事。


當然,這劇情之中依舊還是會有一些可以有自信去判別、去堅持的好惡。像是大吉一開始

勇於收養凜
、從此放棄原先自己生活中的應酬大吉一家人漸漸接納凜的存在,還有真樹

家母子兩人與大吉家的互助關係
。這些好的面向(尤其是社會上一般也能接受的)都很令人

敬佩感動。至於像是一開始親戚的推拖凜生母的不負責任與幼稚心態(這傢伙雖然到後

來隨時間有所改變,但個人還是一直很不喜歡她)
真樹的不自愛和個性隨便等等(這小屁

孩小學時的舉措讓我覺得傻得可愛,沒想到長大後卻是這模樣,儘管這也可能是青春期的

特權吧)
,或許就一般而言,也實在是不太能討大家喜歡了。


說回父嫁結局吧,似乎認為不妥的人也有,似乎大表滿意的人也有。無論是不是道德潔癖

好了,在考量了眾多複雜的因素下,無論任何情由,現實面上若要接受,可還真的需要許

多勇氣。注意是許多勇氣,不是一丁點就足夠。


至於作者在後半段,不知道是從何時下定了決心,就開始*排除了一些可能被阻礙的元素並

有跡可循地立下一些旗標,例如真樹與學姐的藕斷絲連凜開始發現對一般男生沒有興趣

、凜生母不顧前後道出了這對「姨甥」的毫無血緣
,還有再一段費解的事實,真樹母親選

擇了大吉以外的別人再婚
。套句大吉在故事中所說的就是「要是我能懂這些的話,怎麼會

到現在還是單身漢啊!」


(*後注:這裡的排除僅是用以表達作者取捨劇情元素的決定,並無貶意)


作者令這大多劇情空白的九年光陰,成為讀者在許多視角上的盲點。儘管當中仍然補上了

一些重要的橋段,例如當初真樹母親拒絕大吉的理由是*「我怕我兒子會不利於你女兒」

可是就真樹幾近把大吉當作父親看待的親密程度,還真的是很難懂,二谷女士(真樹母親,

這裡想強調她身為一介女人的身分)為何還是完全被動地"辜負"了大吉種種的付出和情感?


(*後注:事後經網友查證指教,翻譯組在字面上解讀可能不完全,這裡應是指義兄妹的立場,

會不利他們兩位年輕人的感情發展。)



嘛,終歸現實,不也都是不會照著最適路線在進行的?


於是乎,作者挾著時間空白的盲點和無可奈何的趨勢,漸漸地讓父嫁結局合理浮出檯面。

重申一次,個人沒有覺得這故事中的父嫁一定不好或沒有其道理,但真的是煞有介事地

感到突兀了一回。


事至如此,當然很感佩大吉能夠將凜一把帶大的作為,相信他在身為人父的動機面是相當

符合一般社會認同的「負責與正派」(何況到後面幾乎都是凜的逆推戲碼)不過多少還是

想抱怨,有關一個身為十六歲少女的立場,或許把對父親(尤其是關係極好的單親父親)的

親愛和愛情有所交融摻雜,也不算是一個鮮見的例子。
而大吉只給了她"兩年"的思考光陰

,是否也有點流於開放式抉擇的嫌疑?簡單來說,基於一個四十來歲的單身漢,他正是把

這麼樣的一個重要的決定權,拋到了一個十來歲、可能社會經驗和自覺還不足的少女身上

,在大吉這樣「我敗給妳了,妳決定就好」的心態下,他所剩下的責任,就只是繼續留在

那個兩人的家照顧彼此,並開始了自身的"適應"和"等待"如此。


口口聲聲說是父親的他,前幾回還認為這是件令他最痛苦的事,但在那刻的認清情感之後

,卻又似乎變得那樣難辭其咎,卻又情有可原的莫衷一是了。


最後,除了一邊等待作者番外篇會給予怎麼樣的定調,

看這部作品最大的體悟就是「需要時間」

作者五年半的連載時間,究竟對不對得上劇情中十二年的父親歷程、大吉的數十載父職,

該如何和自身的情感衡量、凜的十八歲年華,是否足以對日後的現實有所認識,以及身為

廣大讀者的我們,究竟是不是已有能耐、去體會這份長年累積下「為人父母」的重量。




二十來歲出頭的我畢竟還是太嫩了,肯定是不敢有自信去下什麼絕對的定論吧。

希望隨著年歲增長和生活體驗的累積,日後能對這部作品有更多的體認。


如同對人類情感的認識,時間會是將會成為最好的催化劑。

這就是我目前所知的,白兔糖。



--

作者: LABOYS (洛城浪子) 看板: C_Chat
標題: Re: [閒聊] 白兔糖到底想表達什麼?
時間: Sun Jul 24 23:52:03 2011



這篇同樣防雷,這篇是有捏到漫畫的進度的喔。




寫在最開頭我想先闡述自己的一種理念:就是每個人看同樣的故事收穫不盡相同。

比方說有人看龍虎,看到的是自己過去青澀單戀的投射;
有的人則是著重在角色本身的家庭狀態和他們遇到種種成長的挫折。

這些觀看完一部作品後最鮮明的印象無關對錯,
而是依據每個人成長背景,年齡,性別,經歷,甚或是當下的心理狀態等等向度的不同,
而會有不同的見解。


有些作品你早先觀賞覺得毫無感受,經歷過一些事情後卻感同身受;
有些作品一次看覺得收穫滿滿,而多流覽幾次之後卻覺得劇情稍嫌空洞牽強,都有。

每個人可都是獨立,特別的個體,那自然看完的感想和感觸,就有百百種了。


: 總之,這部看完相當五味雜陳。
: 前面一開始看還以為是親子治癒漫畫很感動,當然,這是只到24話為止的事。
: 後半段突然就來個時光大跳躍至少9年,
: 感覺腦子裡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作者的場景極轉換摔個好不踉蹌。
: 先撇開結局是好是壞不談,
: 但看完心裡總會嘀咕著「作者妳還真的選了這種劇情啊....」的感慨。
: 當真始料未及,儘管沒有到像奧浩哉「忘憂草的溫柔」那樣天外狂想的地步。

這個結局推出之後反應兩極,
當初的漢化組據說因為不滿意這樣的結局而果斷棄坑。

所以這個結局完整的面貌才會等到單行本推出之後才能一一窺之。

被驚愕到的讀者是不在少數的。


: 回到主線,如果真的要下個是好是壞的評語,
: 個人的感想斷定,也只敢下個「不知道」的答案....
: 說來就算是三次元、就算是寫實漫畫,我們一般人還是可以用自身在社會生活中的經歷、
: 以及長年來培養出來的價值觀和道德感來斷定一些事情,可是對於這種就連社會上也極少
: 能去找到案例,更別提會親身發生在你我週遭的情形,可還真是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 白兔糖於我,就是這麼樣的一個故事。

或許有點強詞奪理吧,但動漫很多時候是旨在摹寫一個稍嫌架空的平台

比方說,動畫中的高中男主角遠比現實中一般男生受歡迎,
但我們對於這樣的設定已經習慣去接受,為什麼,我們明明沒有這樣受歡迎的經驗啊?

因為我們有想像力,將自己現有的經驗揉合可以體會的劇情試著代入作品中的劇情

我們會在不自覺中,把自己和主人公的情境相比,
自問自己會在那樣的情境做出什麼樣的抉擇,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

而白兔糖,主角是年過三十的單身上班族,還收養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孩,
這個經驗不要說是您,版上有類似可以代入的經驗的朋友可說是鳳毛麟角了。

因為她挑戰的是一個較為不常見的設定,有此結果也可以理解。


: 當然,這劇情之中依舊還是會有一些可以有自信去判別、去堅持的好惡。像是大吉一開始
: 勇於收養凜、從此放棄原先自己生活中的應酬,大吉一家人漸漸接納凜的存在,還有真樹
: 家母子兩人與大吉家的互助關係。這些好的面向(尤其是社會上一般也能接受的)都很令人
: 敬佩感動。至於像是一開始親戚的推拖、凜生母的不負責任與幼稚心態(這傢伙雖然到後
: 來隨時間有所改變,但個人還是一直很不喜歡她)、真樹的不自愛和個性隨便等等(這小屁
: 孩小學時的舉措讓我覺得傻得可愛,沒想到長大後卻是這模樣,儘管這也可能是青春期的
: 特權吧),或許就一般而言,也實在是不太能討大家喜歡了。

就如同你所說,雖然我們並未抵達那樣的人生階段,
但我們的常識和人生觀念,早已再再告訴我們故事中人物們所面臨的種種困境,
傳達出的是怎麼樣的兩難,心裡會是怎麼樣的煎熬。

大吉在人生最巔峰的時候放棄了追求事業上的成功,
而選擇騰出時間去陪一個在爺爺喪禮之前完全素未謀面的小女孩成長。

大吉的家人由漠視轉由接納,凜從懼怕顧忌直到打開心防,
我們雖然沒有這樣的經歷,卻依舊能被這樣的劇情觸動心弦,為什麼?

這就跟有些歌曲就算聽不懂歌詞也可以讓聆聽的人深受撼動的原因,
不是因為他唱得好聽,而是因為他唱到了你的心裡。

他觸動人心中良善,柔軟的那一部分,這讓我們難以不為之動容。



: 說回父嫁結局吧,似乎認為不妥的人也有,似乎大表滿意的人也有。無論是不是道德潔癖
: 好了,在考量了眾多複雜的因素下,無論任何情由,現實面上若要接受,可還真的需要許
: 多勇氣。注意是許多勇氣,不是一丁點就足夠。

在下要在這裡重申自己的立場,雖然我是接受結局派的,
但我絕對沒有"不喜歡這個結局的人就是不懂"這樣的想法。

我覺得每個人對這樣的結局接受度本來就不相同。

來個常見的比方,現今的動漫作品,常常會有兄妹戀這樣的情結:
之前電視上撥出某個女子和自己一直稱為哥哥,實際上卻沒有血緣的男子結婚時,
我的父親告訴我們這是亂倫,是近親婚姻,他是不能接受的。
但事實上,有些人或許認為既然沒有血緣又互相傾慕,那成人之美不也挺好呢?

這就應驗了在下在第一段的陳述,每個人因為種種個體上的不同,
對同樣的事件有不同的看法,只要有心去尊重,即使看法不同,我們依然可以討論。

青菜,蘿蔔,本來就各有所好。



: 至於作者在後半段,不知道是從何時下定了決心,就開始排除了一些可能被阻礙的元素並
: 有跡可循地立下一些旗標,例如真樹與學姐的藕斷絲連、凜開始發現對一般男生沒有興趣
: 、凜生母不顧前後道出了這對「姨甥」的毫無血緣,還有再一段費解的事實,真樹母親選
: 擇了大吉以外的別人再婚。套句大吉在故事中所說的就是「要是我能懂這些的話,怎麼會
: 到現在還是單身漢啊!」

與其如您說的"不知道從何時",在下倒是有完全不同的著眼點。
在第二部的開始,我們就可以很明顯的發現老師在劇情的重點上有所不同了。

老師把主角從"河地大吉"移轉到"鹿賀凜"的身上

開始描寫凜的感情生活,凜的改變,摹寫凜遇到的各種事件她的處理方式和其後果,
凜遇到這樣的劇情之後他所作出的抉擇。

而此時大吉,在劇情上只是在一旁輔助凜的角色,就如同他說的:
他無法限制凜,也不想去限制凜,這樣的態度可以從大吉面對凜找尋生母的事件窺知。


且排除是算是相當負面的詞彙。

大吉和秀樹的母親,秀樹和凜。他們巧妙,卻又令人稍嫌心酸的錯過
如果這樣的"錯過",這種在現實中我們無法一再回味,卻在查覺後只能搥胸頓足的劇情,
被定位為排除,我想是不太合理的。


: 作者令這大多劇情空白的九年光陰,成為讀者在許多視角上的盲點。儘管當中仍然補上了
: 一些重要的橋段,例如當初真樹母親拒絕大吉的理由是「我怕我兒子會不利於你女兒」,
: 可是就真樹幾近把大吉當作父親看待的親密程度,還真的是很難懂,二谷女士(真樹母\
親,
: 這裡想強調她身為一介女人的身分)為何還是完全被動地"辜負"了大吉種種的付出和情\
感?
: 嘛,終歸現實,不也都是不會照著最適路線在進行的?

老師使用的手法,可說是巧妙而有韻味,您說是造成視覺上的盲點難以理解,
不如說老師就是想造成這樣的層次,因此採用這樣的手法。

當我們甫邁入高中篇,看到秀樹和凜的互動,雖非常親近,
但當秀樹明白的示愛之時,為何凜會如此果斷的拒絕?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國中發生過紅璃學姐的事件,因此凜才會如此戒備。

當我們看到大吉和秀樹的母親如此曖昧,見面如此頻繁,
但為什麼在兩個人都有好感的終末,卻是這樣令人惋惜的錯過?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是為了彼此的孩子相處有這樣的共識,
而他們當下雖然不自知,卻造成了日後漸行漸遠,令讀者酸楚的結果。


另外要在這裡補充一下,日本的"家庭"觀念是很重的。
假設二谷女士和大吉真的締結連理,凜和秀樹就成了法定姐弟,
這對本來只是幼馴染彼此有沒有影響?當然有。

而且那種影響是潛移默化中的隔閡,即使適應的很好,但是兩人彼此還是會受到影響,
而二谷女士和大吉就是怎麼樣都想避開這樣的後果,這是他們當時的選擇。



: 於是乎,作者挾著時間空白的盲點和無可奈何的趨勢,漸漸地讓父嫁結局合理浮出檯面。
: 重申一次,個人沒有覺得這故事中的父嫁一定不好或沒有其道理,但真的是煞有介事地
: 感到突兀了一回。

凜在大吉因為腰痛倒下之後,和大吉的對話後得知,
大吉所有的選擇,幾乎都是以凜的幸福為優先。

她在高中篇之後,借由尋根,戀愛,她慢慢查覺到大吉對自己到底犧牲了多少,
既不是突然愛上,也不是毫無選擇。

大吉已經緩衝了兩年,希望凜去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而凜是在這樣的劇情推進中,漸漸查覺了自己心中對大吉的情感並非普通的親情。

我們先不要說這個結局好或是不好,但是老師在解釋這樣的發展過程中,
幾乎都有其契機,有所交代,我想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一個結局。



: 事至如此,當然很感佩大吉能夠將凜一把帶大的作為,相信他在身為人父的動機面是相當
: 符合一般社會認同的「負責與正派」。(何況到後面幾乎都是凜的逆推戲碼)不過多少還是
: 想抱怨,有關一個身為十六歲少女的立場,或許把對父親(尤其是關係極好的單親父親)的
: 親愛和愛情有所交融摻雜,也不算是一個鮮見的例子。而大吉只給了她"兩年"的思考光陰
: ,是否也有點流於開放式抉擇的嫌疑?簡單來說,基於一個四十來歲的單身漢,他正是把
: 這麼樣的一個重要的決定權,拋到了一個十來歲、可能社會經驗和自覺還不足的少女身上
: ,在大吉這樣「我敗給妳了,妳決定就好」的心態下,他所剩下的責任,就只是繼續留在
: 那個兩人的家照顧彼此,並開始了自身的"適應"和"等待"如此。

只給兩年,那要等到大吉幾歲呢?凜本來以為是兩天、兩週、或是兩個月呢。
而兩年同樣是大吉調適自己心理的過程。

大吉既然已經答應了要給凜機會,那他當然就不會定下凜無法接受,
自己也無法接受的條件出來。



: 口口聲聲說是父親的他,前幾回還認為這是件令他最痛苦的事,但在那刻的認清情感之後
: ,卻又似乎變得那樣難辭其咎,卻又情有可原的莫衷一是了。

完全從凜的角度,堅信大吉把凜放開是對凜最棒的幸福的您,少考慮了兩件事情:

其一:凜眼中的幸福和您眼中的幸福或許截然不同,您眼中的的幸福是普羅大眾的準則,
嫁個多金,又帥,又年輕,又體貼,感情又好的當然是更幸福不是嗎?或許您會這麼問。

(版主回:過二十年後若我有幸當父親再來回應這個問題,可能還是難以完全捨棄這樣的想法吧。
不一定要有錢又帥,但是希望是能跟世代相同的人相處,多半還是有它長遠的道理在的....)

但就因為凜和大吉,他們經過了那樣的歲月,他們選擇這樣攜手共度,
或許旁人不這麼認為,但您能肯定這樣的未來幸福的質量會輸給上者嗎?

凜說了:他想要一個可以和他一起好好養育她的孩子的伴侶,而大吉是這樣的人。
彼此認定了之後,我想沒有人可以決定每個人幸福的型式怎麼樣才算是標準,對吧?


其二:當您認為大吉是半推半就的同時,回過頭看看這樣的現實:

他很早就知道凜和自己毫無血緣,卻還是將凜視如己出;

他放棄了他人生最黃金的十年,燒掉了青春;

他為了不是他自己所生的女兒放棄了升遷,放棄了自由,放棄了愛情;


當你將這些歸類為莫衷一是的過程,等於否定了前面大吉所作的一切犧牲,
事實上,大吉是因為他想將凜娶為新娘而養育她的嗎?很明顯並不是這樣的。

您認為最後攜手會導致大吉所有的付出變質,變調,變得利益至上嗎?
我想是並不會有因素導致讀者有這樣的思考模式作出如此言重的描述,不是嗎?

(版主回:"莫衷一是"的是在於大吉已知觀點下的心境轉變,絕無否定他所做犧牲的事實。
本意為「
不能決定哪個是對的。形容意見分歧,沒有一致的看法。」)


: 最後,除了一邊等待作者番外篇會給予怎麼樣的定調,
: 看這部作品最大的體悟就是「需要時間」。
: 作者五年半的連載時間,究竟對不對得上劇情中十二年的父親體會、大吉的數十載父職,
: 該如何和自身的情感衡量、凜的十八歲年華,是否足以對日後的現實有所認識,以及身為
: 廣大讀者的我們,究竟是不是已有能耐、去體會這份長年累積下「為人父母」的重量。
: 二十來歲出頭的我畢竟還是太嫩了,肯定是不敢有自信去下什麼絕對的定論吧。
: 希望隨著年歲增長和生活體驗的累積,日後能對這部作品有更多的體認。

的確,當我們在喝采,在指責,甚至在怨嘆劇情發展的同時,
這些事情可能是我們還不曾經歷的。

即使是大家都已經經歷過的高中時期,凜在那樣的氛圍,
是用什麼樣的心情作出告白,是如何面對無法結婚的恐懼,
在告白後的那兩年是如何煎熬云云,這樣的心情,

即使脫離了高中許久的我們也未能一一詳述,分析。



: 如同對人類情感的認識,時間會是將會成為最好的催化劑。
: 這就是我目前所知的,白兔糖。

但我想即使經過時間的淬煉,白兔糖某些令人鼻酸,令人引作借鑑的橋段,
依舊會發人深省,就如同美酒,越陳,則越香。


--
なんつーか、子どもってもっとわけわからん生き物と思ってたよ。けど言葉を選んで
丁寧に話せば案外なんでも伝わるし、そんで結構ムツカシーこと考えてるんだなって
怎麼說呢,本來以為小孩子應該是更種難理解的生物,但是如果好好地,30歲單身漢
耐心地和她們溝通的話,她們都能接受,而且也會思考一些相當複雜的事呢。
vs 6歲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wNIA7q1VXE 宇仁田ゆみ うさぎドロップ今夏溫情放送


, ,

星函(Seik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前輩~56話~好長~我會不想去追
  • 56是月刊連載的漫畫回數....你一定搞錯了什麼....囧a

    星函(Seikan) 於 2011/07/28 10:47 回覆

  • 略~
  • 我眼花了XD~
  • 如果是動畫56回,我看我也追不完....XD"

    星函(Seikan) 於 2011/07/28 21:31 回覆

  • 我萌
  • 白兔糖啊~
    今年夏番裡筆者最看好的動畫
    從第一集到現在 都讓人小小的感動到
    依照這樣的氛圍前進的話 想必結局會讓人感動到不行吧
    看來要有淚目的心理準備了

    另外

    這部動畫的OP 筆者很喜歡呢
    其中有一段歌詞:"世上沒有不散之宴席"
    讓筆者覺得是否暗示大吉與凜最終是會分開的
    人家不要啦>< 大吉與凜這對根本就是來世要來作父女的
    如果真的分開 會讓人不捨啊TT
    希望結局是個好結局啊


  • 結局不會分開,不會作父女,那還會是什麼XD
    其實蠻微妙的,等每個人自己跟到劇情了,再去體會箇中的醍醐味吧~ ˊ 艸 ˋ

    星函(Seikan) 於 2011/08/08 14:52 回覆

  • 櫻之都
  • 白兔糖
    看來挺好看(起碼不是我討厭的類型)
    要清理手上的貨源(三件吧)
    才看這套吧
    說父(?)女
    親情...
    挺溫馨吧...
    還有
    說好的星期二呢
    今天都星期五了...
  • 白兔糖是一種親情概念的混雜體XD

    另外說好星期二這件事,後來才發現很難做到,
    畢竟那是要在前一個禮拜五六日自己加夜班才可能達成~:P>

    結果就在上禮拜"出遊"(在下飛奔去了花蓮一天半....@.@")前,
    才好歹生了篇類似的ACG文章出來,
    就請大家有空再來逛逛囉~ :)

    星函(Seikan) 於 2011/08/08 14:56 回覆

  • Abom
  • 板主好=D
    在搜尋有沒有線上白兔糖番外篇的同時,所幸看到你打的網誌,
    時間與結局,距離現在也有一段時間了,但是看完板主的評論,
    也很想發表自己的想法。(笑)

    的確,在看完漫畫後,網路上有一大堆評論結局好壞的言論出現,
    例如說 [ 父嫁甚麼的最棒了!] 或是 [甚麼?居然是在一起,也太扯了] 之類等評論,
    雖然一開始看完後對結局到底是好是壞,也無法做一個正確的判斷。

    但仔細想想,為什麼要做甚麼正確判斷?

    就像板主說的,前面大吉將自己人生所做出的犧牲,
    不會因為凜在感情的告白後就毀於一旦,像垃圾一樣百發百中的投進垃圾桶,
    人與人會因為時間、成長、變化,對於原本看待的事物會有另一個價值觀,
    總括一句,不是當事人永遠也無法真正瞭解當事人的心情。

    就撇開令大眾爭論的結局,我覺得,也許作者只想從這個故事,
    告訴讀她漫畫的讀者,她所傳遞親情、愛情、犧牲等的想法,
    一本書、一個故事,同時也在傳遞寫作者的想法與觀念。

    不過,也不用太過認真看待啦!!!
    好好欣賞與享受不是才是故事最大目的,
    可以在繁忙的現實中,喘口氣好好的再繼續走下去,
    太過認真糾結甚麼倫理的、關係的,反而像是在看社會新聞一樣(笑)。

    PS 不好意思,居然在別人家的留言板講一大串的
  • Abom大您好~

    其實在敝版迴響留一大串也是沒有關係的~畢竟也不算是第一次看到,怕的只是有時候自己的回覆太慢吞吞就是。 :P>

    誠如您所說的,世事本來就沒有絕對正確的價值觀判斷,有時在無從見過的領域上,與其追求正確,要求的更不如說是一份理解與尊重。
    而這當中人的價值觀,也是會跟著潛移默化的。

    事後看來,當初想重新將這篇文章寫成網誌版本並挾合L大的論述,也是希望能從更多的面向來體會並思考這樣的故事,其實並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單純,或是相反的訝異。

    只是不免想多提的是,若身為讀者或一般大眾的立場,確實是不必太過認真看待;但若是想要為文立意,甚者站在對網路等大眾發言公開的話,那麼多少得要有一定的嚴謹和戒慎恐懼,可能是會來得保險一點吧? :P> (謎之聲:看社會新聞現在反而像配飯用的,台灣這方面好像不太正常....OAO")

    現在回頭看這篇文章,好像多少有種羞恥play的感覺....(つд⊂)
    只求大家看完時能因此多些思考和想法,並且不時提點敦促自己了。<(_ _)>

    星函(Seikan) 於 2011/11/17 11:55 回覆

  • 半個人母
  • 自始至終,女主角凜就是一個很成熟的女孩子。
    自小就相對於其他孩子有著超齡的獨立與成熟。我想這是所有看完完整漫畫的人所留下的印象,麗奈在喪禮上吵吵鬧鬧,凜在旁邊靜靜看著,六歲就會叫大人起床然後一大早起床做飯,嚇的春子不知所措;嚴斥大吉吃飯不准把手肘靠在桌子上,買衣服的時候也知道要買適合幼兒園的長褲,懂得照顧幼兒園的幼兒,尿床了也自己半夜起來換褲子,高中只上免費的學校補習,最喜歡在便宜的市立游泳池跟老婆婆交換作菜資訊,在六歲就堅持使用鹿賀這個姓,我想這些都是為何大吉始終都尊重凜的決定的原因。因為凜真的是一個很獨立成熟的女性(我想已經超越了女人(相比於正子)女孩(相比於麗奈)),也因此把最後最重要的決定讓十六歲的凜自己抉擇,我想一點也不為過,也不是不負責任,因為凜一直就是一個為自己做決定的女性,第一個決定就是回應大吉的問題,答應和大吉一起生活。

    也許大家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看故事,但是如果站在玲的立場看大吉,從一開始就不當作是父親來看待(只叫大吉),死也不要跟大吉同姓,看著一個單身漢努力帶著自己從幼兒一直到長大,那樣的勇氣,那樣的堅持,那樣的犧牲(大吉始終對感情遲鈍,也因此即使對幸樹母親告白仍猶豫了十年,作者似乎試圖表示男人對於感情總是比女性晚熟幾年),對比青梅竹馬的幸樹如同其他男生合理正常的叛逆、墮落、成長最後思想慢慢稍微成熟,但與大吉相比,孰重孰輕?
    一個男人,把最精華的壯年十年奉獻給自己,凜當然點滴在心頭,大吉擺脫人世間的道德枷鎖(忍受姓氏不同的異樣眼光),獨自撫養自己長大,那麼,到底自己要不要因為這人世間無聊的枷鎖,而再一次離開大吉去找尋自己的幸福?即使兩人擁有相同血緣無法結婚,我想凜這輩子絕對也不會離開大吉了(凜也說了一定會照顧他到老)。

    就心理學而言,每個人都會有多或少的戀父戀母情結,這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最後投射到自己的結婚對象上,但是看著來來往往這麼多的男生,誰能給她像大吉這樣的男人來心理投射(就連喪禮上那些年過半百成年人們也沒有這樣的勇氣獨自照顧小女娃(包括大吉自己的母親也直覺反射拒絕),不是嗎)?

    幸福是什麼?我想對玲來說,就是遇見了宋一以及大吉。如果連這樣的幸福都叛離,就不會是本作女主角玲一直以來的思維與個性設定了,"父嫁"不過就是外人看待他倆這段關係,但是其中真正的感情,唯有兩人真正了解。作者前半部鋪陳凜的成熟,我想也是為了跳過解釋一般高中生緩慢的感情成熟度考慮性(對比於麗奈、幸樹的感情問題)(凜給了幸樹一吻然後說我只喜歡你到初中而已(我個人認為這是成年女性才會作的動作))

    以局外人的角度分析劇本的設計,我想本來就會褒貶不一,也各自表述。但是我認為作者想要表達的就是"情感"這個問題以及試圖請讀者們"將心比心"於凜。面對這樣的情感,一個女高中生會作怎樣的抉擇?如果是一般女高中生,那大概正在別人的後宮當配角,但是如果是成熟的凜,我想大吉就是她決定要照顧一輩子的人,如果不是妻子,就會是女兒的身分。

    只是作者決定依照自己的想法(妻子)去完成這部作品(她爽就好)。她刻意"排除"兩人的血緣問題(依版主用語),我想就是希望再減少一點爭論性吧(提高作品完整動畫化可能性?)

    簡單說,就是請認真看完整部漫畫裡頭一開始就鋪陳的小細節,我想就不會有所謂的前後情感差異的問題。

    在我看動畫而言,如果動畫想要把父嫁作出來,那麼就必須按照漫畫來畫,否則真的會變成被別人認為太扯的父嫁,因為動畫裡刪減了太多凜個性的細節了。
  • 佳娜莉
  • 剛把漫畫看完了,
    結果看別人的感想文逛到了這裡來


    其實我覺得結局這樣,
    也不差
    雖然父嫁劇情可能對某些人來說難接受(?

    只是愛情這種東西,
    有的時候也真的是一種日積月累的平淡生活吧

    噢,其實我會想留言是因為我覺得版主這邊寫得很棒:目
    所以支持一下~~

    :)
  • 謝謝佳娜莉您的光臨~ - -">

    說來當初這篇 有一半以上其實也是借花獻佛>"<
    算是種兩立觀點的解析文吧

    剛看到這樣的結局時 確實有所受到震撼(因為年紀輕....??
    現在的話 漸漸地卻也覺得可以接受了

    還記得看到番外篇裡頭 凜那副"愛妻咬魚乾"的樣貌
    哈....我還真的是敗給她了XD"
    著實是種幸福洋溢的景況~

    相信大吉也是隨著時間 漸漸地接受並包容這個令他所愛所惱的小媳婦吧
    淡淡的 卻也別有韻味

    人生若能如此 共組一個家庭
    也算是條你情我願的美麗結局線~
    又何必強求大家都接受呢? :)

    星函(Seikan) 於 2013/05/19 09:16 回覆

  • Tanabema Lawai Luku
  • 管他父嫁不父嫁
    我本人大推阿!!!
    希望動畫劇情能照漫畫走!!!!
  • Wow...完結都過了四年了,C洽上還是不時會有討論白兔糖結局的月經文出現XD"
    個人當年寫這篇文章時也算涉世未深(?),現在看來...其實這結果還蠻雲淡風輕的,也是可以接受的程度了。

    至於二期嘛....根據當時動畫的亀井幹太監督所言:
    http://news.mynavi.jp/articles/2011/07/08/usagi-drop/002.html

    ---

    ――原作の『うさぎドロップ』は第1部と第2部に分かれていますが、今回の全11話という構成では、どのあたりまで描く予定になっていますか?
    (既然原作的『白兔糖』被分成了第1部和第2部,那這次全11話的結構,製作組會預定製做到哪個階段呢?)

    「当初は、第2部も組み込んだストーリーで構成するという意見もあったのですが、ちょうどキリもいいところで、原作の1巻から4巻の子ども時代だけで構成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一開始,確實也是有將第2部劇情攬進策劃的意見,然而當進度好好告一段落之後,就變成只製作原作1至4集的孩提時代了)


    ――実際に制作を始めて、成長したりんも描いてみたいといった気持ちはありますか?
    (當實際開始製作時,有過試著將長大的凜也描繪看看的心情嗎?)

    「それはないですね。扱っているテーマが違うので、最初から組み込むのはムリだと思っていたんですよ。単純に大人になったりんを見たい、大人になったコウキを見たいといったアプローチならアリだとは思いますが、今回の場合、それは必要ないと思います」
    (這倒是沒有的呢。畢竟要處理的主題並不相同,打從一開始策劃就覺得不太可能達成啊。儘管確實也有單純地想重現長大的凜、長大的光輝的手法,但以這次的情況而言,看來是沒有這必要的。)

    ---

    當初既然沒有打算要做了,那想來都過了四年無聲卡....應該是不會有製作打算了吧....(茶

    星函(Seikan) 於 2015/05/11 1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