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is here_topic.jpg
最近、真的是個好冷的春天。恰逢日本震後,Sphere的第二張Album也在此時誕生了,
不敢說生不逢時,但也希望至少能帶給大家一些對春天的期許,還有心靈的撫慰吧!


--

大家好,這裡是星函(Seikan),以及好久不見的正文時間。

這一兩天冷氣團南下報到,台灣北部的天氣再度回到溼溼冷冷的冬天模式~

身為更北方的日本當然難以避免,同樣籠罩在這波冷氣團當中。


原本在上禮拜前還過著慵懶的日子,卻不知怎地在上禮拜五全盤變色了。

老實說,對於日本發生強烈地震一事,自己實在是相當難過的。

無論是基於個人的情感因素、還是從網誌中對ACG文化的喜愛及定位。


一直想說能在這之中能為日本做些什麼事之類的,但除了看些新聞乾著急、

試圖尋找捐獻方式(但最近很窮....有點餓肚子,等下個月生活費再量力而為一下....orz)

還有寫一些些聲優網誌上的安全回報外,其實也好像只能心頭悶悶地這樣過著日子、

畢竟已經發生的事實不會改變,也只能祈求上蒼保佑、以及希望災後搶救順利而已。

人吶,其實感覺只有自己的時候,真的是很微小也很無力的。


所幸的是,日本方面雖然東北受災嚴重,但是整體的災害控制和民眾的處事態度,

都是用很理性平和的態度在面對著,這點看來就很令人佩服了。

所以從過生活這點看來應該大致上還可以維持,

除了要節約用電外,核電廠的災害也還在觀察處置中,尚不需太過恐慌。

(注:這幾句話並不是在為日本政府背書,他們對災害的控管效率之差,
從東北的救災情形和福島的核災事變可以明顯看出來。
但這個部落格並不是討論政治與政策話題的地方,版主在下也沒有多麼高瞻遠矚,
若有所缺失或對最新資訊的遺漏,在此向觀看的網友深表抱歉~<(_   _)> )



但是音樂界和藝能界一類的宣傳活動,可就只能無可避免地暫停了,

預計至少會影響到四月份所有的行程。

一說是因為在災後這段時間,不適合從事這類娛樂業的大型活動;

另一考量則是日本幅員仍不小,考量到震後這段時間大家的交通安全,或許還是作罷為好。


於是,Sphere原先應該是要在春天亮麗宣傳的第二張Album,也就只能以這樣低調的形式發售。

雖說有許多遺憾,不過整個日本音樂界的CD在這幾週大概都得這個樣子吧?


在此,還是得清楚意識到自身的定位,畢竟我不會是個日本人。

哀矜勿喜,感同身受的情緒是一定有的。

不過原本想作的翻譯與宣傳,身為喜好日本文化的海外人士,卻還是得好好做出來才行。

因此覺得在這種時刻,這個網誌的定位還算頗為尷尬....

明明是要講一些來自日本,美好而快樂的音樂事物,

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卻也得有一方面的克制才行。。。

嗯~簡單來說就是要"不能太快樂地去描繪一些原本很快樂的事...."


講起來好像很矛盾的繞口令似的~請各位見諒。 囧">


接著上面的前言,再來談些有關這張Album的事情。 :)


自從前年歲末時分的"A.T.M.O.S.P.H.E.R.E",就一直很期待Sphere能夠再有像是這類型

「不是為動畫或遊戲作主題曲描摹,而是屬於能夠表達她們自身傳唱的歌。」

所以像A.T.M.這首,雖說可能沒有其它單曲專輯的主題曲來得有名,

但當時那種在電梯裡蹦蹦跳跳的歡樂感,卻也是我自己本身最最喜愛且深刻的Sphere曲目。


當我自己聽完這首"Spring is here"之後,就覺得這樣的感受再次回來了~XD

這首歌的詞曲由rino老師一手包辦,再由虹音老師負責編曲,可說是Sphere中常見的搭檔。


(小插曲:前陣子去查了rino老師的wiki,竟然才發現她和水樹奈奈姬樣

竟然同樣是出身於四國的愛媛縣新居浜市~使我驚訝了好一陣子,四國真是地靈人傑的說啊....XD")


歌名方面也和團名很微妙地做了個搭配,也就是所謂的"Spring is here"(看出來了嗎? ^_^)

虹音老師的曲調依舊如虹般美妙,在在凸顯出這首歌光明的綺麗音質,

作詞時也很貼心地在主歌段放入了四個人的名字。

整首歌聽起來相當地溫暖治癒,儘管到間奏段還是不免俗地小熱血了一下~

但總體而言還是很真誠地表達了Sphere主曲一貫擁有的
「夢想」「希望」「未來」


其實有在想說,震災後如果發佈的是年少輕狂的曲子(像是NowSkys,還有去年的RL:RL那樣~w"a)

那還真不知該用什麼心情介紹,不過翻完後算是稍微寬心了。

「Spring is here,真的是首溫暖且光明的曲子。」


在此希望能誠摯地肯定這首歌曲。 :)


以下仍依慣例附上連些宣傳連結,購買與否仍然看在各人,

但請試著感受並記得這首歌帶給你/妳的感受,在某天有所餘力時,敞開您的荷包。


或者....捐款救助一下日本的地震災民吧。

以下請聆賞這首歌,
"Spring is here"。 <(_  _)>

--
lasa_5085.jpg LASA-35085_jksha.jpg LASA-5085_jksha.jpg
スフィア官方新品CD介紹
Sony Music Shop (因地震因素,至3月底暫停通販)
95樂府 Crystal Spring Box / 初回限定盤 / 通常盤
Amazon.co.jp Crystal Spring Box / 初回限定盤
yesasia.com 初回限定盤 / 通常盤

--


《PV Demonstration(優酷,應該不會死掉。)
《@NicoNico》(東北地方太平洋沖地震募金中。)
《@Youtube》(可能哪天就被河蟹了....)


Spring is here (春臨此刻)
作詞/曲:rino
編曲:虹音
唄:スフィア(寿菜子×高垣×戸松×豊崎)
中文翻譯:星函(Seikan)
審詞:星秩(Seichi)


UNIVERSE 始(はじ)まりの刻-とき-は今(いま)
UNIVERSE(天地萬物) 開始的時刻就在這當下

遥(はる)か時空(じくう)も越(こ)えて来(く)るの
連同那遙遠的時空也穿越而過


落(お)ちた雪(ゆき)融(と)けの雫(しずく)たち
落下的雪花溶解成許多的水滴

それは愛(あい)の羽(はね)に変(か)わるから
於是那必然會轉化成愛的羽毛吧


鳴(な)り止(や)まぬ鼓動(こどう)のRHYTHM 波打(なみう)つ笑顔(えがお)の声(こえ)
無法停下響起的鼓動節奏 來自於聲情激昂的笑靨

熱(あつ)くなる心(こころ)に いつも素直(すなお)でいたいから
逐漸燃起熱情的心裡 一直都想保留這份率直啊


UNIVERSE 高(たか)くこの手(て)を伸(の)ばして
UNIVERSE(統合為一) 向高處伸出這雙手是因為

触(ふ)れたいのは 君(きみ)の瞳(ひとみ)の奥(おく)の宇宙(うちゅう)
想要碰觸到 在你的瞳孔深處所擁有的宇宙

あの日(ひ) 夢(ゆめ)に誓(ちか)った願(ねが)いを共(とも)に行(ゆ)こう
在那天 夢裡面曾經發誓要一同去實現的願望

素晴(すば)らしき未来(みらい) 迎(むか)えに行くため
在未來的美好願景 為了能去迎接面對

生(う)まれた Spring is here
於是誕生 Spring is here(春臨此刻)


-2nd-


それは旅路(たびじ)の途中(とちゅう)で見(み)た
那是在旅途當中的道路所看見

胸(むね)を彩(いろど)った虹(にじ)のよう
彷彿能將內心染彩著色的彩虹


蒼(あお)く美(うつく)しきこの地球-ほし-で
在這般湛藍而美麗的地球上面

信(しん)じたい絆(きずな)に巡(めぐ)り逢(あ)えたの
能夠和想要信賴的羈絆相逢邂逅


孤独(こどく)に寄(よ)り添(そ)う希望(きぼう) 優(やさ)しさは闇(やみ)に舞(ま)う
伴隨在那孤獨身邊的希望 此份溫柔在黑暗中起舞

星(ほし)の雨(あめ) 願いは 春(はる)の架(か)け橋(はし)になるよ
星星的雨點 集結願望 而成為能通往春天的橋樑


UNIVERSE そっと想(おも)いを届(とど)けて
UNIVERSE(統合為一) 輕柔地將這想法傳達出去

全(すべ)てはそう を持(も)つ事(こと)から始まる
這一切所做 是打從抱持夢想這件事情開始 

君(きみ)と私(わたし) 無限(むげん)に広(ひろ)がる世界(せかい) 越えて
你和我在一起 即將跨越這個無限廣闊的世界

感(かん)じ合(あ)うままに 一(ひと)つになるため
仍在感受著彼此 為了能夠合而為一

奏(かな)でたい Spring is here
希望奏響 Spring is here(春臨此刻)


いつだって何(なに)かか足(た)りない
一直都是感到缺少了什麼

だからこそ明日(あす)が眩(まぶ)しい
正因此明天才會如此絢爛

気持(きも)ち一つで陽(ひ)は昇(のぼ)るの<みんな>
集結心情讓太陽能再次升上來<大家>

子供(こども)みたいにはしゃいでみたい
想試著像孩子般喧鬧一番

終(お)わらないこの瞬間(しゅんかん)もっと
在這段尚未完結的瞬間停留

聞(き)かせて<もっと>その声<もっと>
讓我聽聽<繼續>這些聲音<繼續>

"Spring is here" 行こう
"Spring is here"(「春臨此刻」)就來到<就來到~>


-間奏-


UNIVERSE 高くこの手を伸ばして
UNIVERSE(統合為一) 向高處伸出這雙手是因為

触れたいのは 君の瞳の奥の宇宙
想要碰觸到 在你的瞳孔深處所擁有的宇宙

あの日 に誓った願いを共に行こう
在那天 夢裡面曾經發誓要一同去
實現的願望

素晴らしき未来 迎えに行くため
在未來的美好願景 為了能去迎接面對

生まれた Spring is here
於是誕生 Spring is here(春臨此刻)


<Spring is here~(春臨此刻~)>


-終わり-


--

該說好不容易寫完了嗎....?

這種從天亮到天黑都在敲鍵盤的回憶似乎又增加了一個....O口O"

在下版主可能又真的燃燒殆盡一次。。。

以上分享給請大家,謹祝Sphere新專輯發售,更希望天佑日本了~

下次再見。 X_X\~/

星函(Seik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k-on迷
  • 讓潛水已久的我支持一下~
    雖然已經以(消音)聽過了>w<(我...我有買的!!! 不過box仍在某島國上TAT)
  • 是水晶盒嗎.....!!!(驚
    如果我買了那個,可能就一個月不用吃飯了~囧rz

    倒是這首主曲感覺還蠻容易聽到的啊,
    曝光率比其他幾首收錄曲都高多了。
    希望翻譯後能傳達給更多喜愛的人們,
    至於這個島國.....希望能順利捱過這段時期了。。。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7 14:10 回覆

  • 星離
  • 謝謝您的翻譯~ 使的在下每次都能了解歌詞裡的涵義,
    再多的感謝也無法表示, 實在是非常謝謝您.

    相信著這次的災難 一定也會過的.
  • 也感謝您的拜訪:)
    大多數要謝的是日本的原作者吧,
    個人的理念也就只是希望能夠盡力為她們傳達而已。

    現在每天睜開眼就是關注震災的新聞,
    雖說頗有感傷和無奈,但也只能繼續祈禱並相信著了~ ;(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7 14:07 回覆

  • 略~
  • 大哥~你也太快了吧!!! 請自FB收禮物
  • 承蒙略大的禮物,只可惜.....~v~">
    另外這篇是因為昨天沒課所以才能盡快完成的,
    希望至少能傳達一點Sphere的理念吧,日本加油~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7 14:04 回覆

  • Jblaster
  • 星函兄, 請別看輕核輻射的問題!
    原因有以下:
    1.日本政府現在無法控制福島核電設施災害的擴大,
    6個機組都有問題, 其中2個核燃棒開始溶解, 意味輻射大量散佈入水, 泥土.
    2.東京的輻射指數昇高四倍, 和當初稱沒受影響不同, 且風會將污染物吹向東京.
    3.東京未來數天可能下雨, 將污染物留在地面.
    我現在只祈望Minako可以暫離開東京, 雖然她明顯不願, 但再惡化下去, 想走時只怕太遲...

    4.v,m
  • 可能我得先回這篇,
    目前東京的輻射量是在0.8微西弗/hr左右,說是超標的21倍,
    換算成一年都是這樣情形,約7毫西弗/yr左右,
    相當於稍微超過輻射人員安全劑量(6毫西弗/yr)一點。
    說實在地,恐慌有餘,儘管各國都在撤僑,
    但還沒有到需要大動作撤離東京所有人的地步。

    想想身在福島的那些人、
    還有東北、關東的其他縣,還不一樣都是在可能相同的危險下嗎?
    更何況,東京都還是個有1300萬人的大城市區,
    總不可能是個說撤就能全部撤走的地方。

    J大你說的也對,能逃難的早就逃難去了。
    不過這也只是代表某一部份人的想法,並遭到媒體的渲染擴大。
    個人覺得,現在看台灣對核災的報導要有所存疑保留,
    車諾比7級、三浬島5級,法國核能評定日本為6級(日本自評4級,但可能再升高是確實的。)
    日媒這方面自律很多,現在也尚未有大動作報導福島以外地區的核災究竟"該"有多嚴重。

    另外,知道有50個工作人員已經有賠上性命的覺悟,身在遠於200多公里外的東京都的人,
    就都是好意思這樣離開這塊土地的嗎?
    如果是其他出身地的人還有處可去,那土生土長的關東人又該如何?
    像是群馬縣、枥木縣、茨城縣,甚至是神奈川縣、山梨縣的人們等等,
    還有像是千葉縣的悠木碧和埼玉縣的竹達彩奈與這些地方的居民呢?

    Sphere四人,或許大家都希望她們能夠離開東京吧,
    像是美菜回神戶、愛生回德島....這些事情並不是沒有考慮過。
    但站在如同愛生所說的「傳播業」的立場,
    這樣的心情很複雜,但也有她們不撤的原因。
    那裡是她們的第二個家。
    在這種雖說確實嚴重但外媒恐慌有餘的情況下,
    寧願留下來面對而不願自亂陣腳離開的也大有人在。

    老實講,我不敢說能完全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或疑慮。
    不過這時選擇"相信"而冷靜留下來面對、
    在政府尚未認為情勢嚴重到整個關東都不受控制之前,
    這樣能留就「務必」繼續留下來的想法,
    或許也是某種精神意志的寫照....

    PS: 像是東京棋院本院的旅日台灣棋士也還留著,
    目前上還沒有聽到有人回台灣的。
    甚至謝依旻311當天封手的女流名人戰323還會復戰、
    張栩324的十段戰也可能如期舉行。
    身在台灣的我們聽到這些消息,
    也不會有人不為他們的安全擔心的。

    --
    或許,我也是個很傻地會去在這時相信政府,
    並且寧願依據科學量化的傻子。
    但在想想這一切的事件都走到這地步了,
    依照目前的情況做應對,節電、防塵、避免出門等等的措施,
    並相信這是一時的現象,關注官方發表的情報內容,
    真有必要再作出撤離等大動作,
    恐慌則是暫且不需要的,
    或許也是一種能去看待處理的方式。

    至於海外的我,也只能在這裡出張嘴巴加上祈禱了,
    我所講的一切不是結果論,所以也很可能會是錯的,
    著實是非常無力的一件事。
    但願這次的事件真的能逐漸控制下來,
    或者套句更大的話語,「天佑地球」這樣了吧......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7 08:38 回覆

  • LC
  • 很久沒有留言了~
    自從這次災難發生后,雖然看到各種各樣的討論,但今天看到星函桑的看法,非常有同感,請允許我在您這裡談論一下個人的看法

    以核輻射發生的危險性來說,我並不懂這些,但就目前的消息來看
    日本政府沒有給出能令人信服的回應,可日本之外的各種消息傳言就可信嗎?
    我不認為政府現在還會爲了其他事情,把從首都東京向北的半個日本置於核輻射的危險之下,何況政府本身就在東京,所以現在應該還未到要撤離的情況

    民間來說,東京民眾們也都很鎮定,離開的基本都是留學生(似乎也是以華人留學生最多),日本人也基本都是母親們帶著小孩子南下而已。
    有工作的人沒聽說有離開工作崗位的,他們都還在照常工作,讓日本正常運作;何況還有人自願去阻止核洩漏的發生。我認識的在日本的朋友,也都表示他們在日本並沒有慌亂,希望國內不要再傳播核輻射的傳聞,這反而使他們不安,更讓國內的家人不安。這時候大家都忙著逃命的話,只會造成更大的損失與危險

    sphere她們都還是年輕的女孩子,所以我不想說這種話,但事實上作為有公眾影響力的人物,一旦她們要離開,很有可能造成一定的混亂;聲優的工作也不是一個人的,她們自己可以離開,但其他人要怎麼繼續工作?雖然無奈,但已經有這樣的重擔和責任壓在她們的肩上。
    而且從她們這些日子的blog來看,她們不斷地自責什麽都做不到的自己,無法直接去拯救受難的人們。這種無能為力的痛苦很多人應該都體會過,而她們努力思考得出的結論就是留在東京,用自己的聲音,一人也好,儘量地給更多的人帶去溫暖與希望。堅守自己的工作,這是她們深思熟慮,肯定也和家人、各位相關的人員討論過之後,自己做出的決定。

    我們當然擔心她們,擔心日本民眾,但就算再怎麼擔心,我們始終是外人,即使發生最壞的情況,我們再難過傷心,也是完全不如當事人的。所以我覺得與其在這裡不斷讓在日本的人感到不安,不如相信尊重他們自己的選擇,祈禱平安與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不過說是“天佑地球”,我更覺得是祈求地球能讓我們人類繼續活下去,雖然這次事件會讓人們明白什麽,我也不知道

    在您的地方寫這麼多,長文失禮了~
  • 感謝LC大的情報提供,
    我也相信您當初得知的消息是真實的。

    如今我的文章放在這裡就算公開言論,
    無論各位回了些什麼,
    我就有得去思考並且回覆你們的責任,
    不該有所謂長文短文的問題,
    這點應該是我要謹慎面對的地方。

    人究竟對他人要理解到何種程度呢?
    究竟要共同分擔到什麼程度呢?
    究竟又要認清事實到何種程度呢?

    我只能說這幾天下來....
    我有點愈來愈不清楚的感覺....

    或許要兼具旁觀者清的領悟,以及感同身受的理解才行。
    我恐怕會是那種假設世界要滅亡了,
    也會傻傻抱持希望去赴死的笨蛋吧。

    總之,我並不會認為你的言論就是錯的。
    而我引起了自己版上這樣的討論和自我迷茫,
    才是我更感到慚愧和失落的地方。

    從這點看來,或許又是自己再一次,
    從經營部落格當中嘗到的苦澀吧....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8 11:18 回覆

  • Felix
  • 算是初次到來(?)
    在找Spring is here歌詞時, 就找到這裡. 星函大概是特別喜歡愛生(?), 不少都是...(笑)
    自己都是偶爾翻譯歌詞, 但都是心血來潮才翻. 而自問沒正式學日文, 沒什麼文采, 翻得不怎好就是...OTL

    至於地震...我上星期在C3從平板電腦上的新聞看到時都不相信, 在電視看到才覺得有種實感, 覺得「真是很糟了」.
    每天都有看著新聞, 留意事態發展. 雖說我不是日本人, 看了都只能光擔心和著急, 但不留意的話...個人有種對他人, 身旁之外都漠不關心的感覺, 不太能過自己心中的那關.

    除了希望災害不會再擴大, 救援可以順利外, 我這個外人也只能在螢幕前看著.
  • 感謝您的迴響:)
    翻譯歌詞,或許最主要的是靠熱情和謹慎吧,文采其次,報酬更不用說了。
    個人也不是日文主科的,這條道路也是跌跌撞撞和累積錯誤的經驗走來。
    這點一直是自己內心的隱憂與腆顏之處。

    至於這個地震,對地球上將近70億的人口,
    大家的內心又該是如何做想的呢?
    我也不是日本人,但可能這卻是自己有生之年遇到最大的議題層級....ˊ_ˋa
    感到擔憂、難過,以及捐獻、馳援,
    並接收外界資訊、內心反思,體現自己能做的事情種種。

    「就先這樣子吧,就先這樣子吧。」
    我只能先這樣告訴自己,並試圖傳達給看到自己這樣想法的人了。。。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8 11:45 回覆

  • Jblaster
  • 星函兄, LC兄,

    請容我再次留言, 並一併回應一下,
    首先呢, “媒體的渲染擴大”?
    我看不到…
    我看到的是核電設施出事後, 內閣官房長官支野幸男在鏡頭前說反應堆外殼爆炸並沒有引起核擴散; 兩天後, 支野先生再在鏡頭說福島範圍內的輻射量巳對人體做成危害!。
    自地震, 海嘯, 核電意外後, 我一直在可能的時間內留意24小時新聞, 而我相信的, 是由即時傳譯, 或重播拍攝到現場的情況, 如果這是” 渲染”, 就請你當作是日本政府的” 渲染”吧!

    其次呢, 冷靜和固執是兩回事!
    現在6組反應堆是進一步損壞, 還是穩定下來, 誰也不知道。 污染物隨後會否因風/雪飄到東京也是謎。那麼我們做什麼才算是鎮靜?

    若日本政府認為東京都內居民需立即離開, 由通報到居民開始行動可能需要數小時(1300萬人的大城市區哦!), 尚未計上因局部停電而推遲收到訊息的人; 同一時間離開的人們, 交通流量是否可以支持? 而且所有人只能向南走, 盡管日本人絕對是守序, 禮讓的人, 到時的混亂也可想像出來! 而且守護民眾的自衛隊, 政府人員必然最後才走, 那他們的生命又由誰保護?

    真正的鎮靜是應該計算出最壞的情況下如何保障大部分人命, 現在先讓老家在南面, 非政府機關或主要公共機構的東京都居民撤走(即Sphere), 並指令共他地區預備接收更多的難民(容我用這個詞形容), 那麼多出來的食物, 電量就可以留給在東京都附近的人, 甚至調配給在四個主要災區的人, 因為他們正缺糧水亦走不了! 如果真要撤退, 整體的機動性會大大提高.

    請記好, 今次地震其實有被偵測到, 卻因為地震本身弄斷了偵測器的接線, 導致延報; 仙台居民受到大量傷害, 除了海嘯來得快外, 部份人無視海嘯警告的嚴重性也是原因; 福島核電設施共有六組散熱裝置, 理應很安全, 但在海嘯來到時卻全壞了!並非不相信日本政府, 而是現實有太多變數是政府, 人類未能掌握的, 可以做的是盡早作出準備! 然而留在室內等待, 食物, 水, 燃料, 可能漸漸減少, 而室內也不是完全密封, 尚未計災害持續多久, 這又是否”固執”?

    現在有很多日本的”勇者”為減輕災害努力, 如果不好好利用他們爭取來的時間做點什麼預備, 萬一情況失控, 您認為對得起他們嗎? 什麼都做不了的Sphere們只會成為負擔! 她們(還有其他娛樂業者)繼續正常的工作, 是可以令民眾心理穩定下來, 但另一方面看, 會令民眾放鬆了警戒心, 甚至因為Sphere而不肯離開! Sphere的歌聲, 精神不會因為在日本其他地方而改變, 如果因為工作而對她們身體有傷害, 甚至失去生命, 那麼才是對經理人, 唱片公司, 業界的最大損失! 只要人們還在, 在那裡都可以重來

    我不相信神, 我只相信人的意志, 不向困難認輸和為別人努力的決心, 吸收以往經驗和為未來策劃的智慧。 所以我不會向神祈禱, 而是和大家討論幫助日本方面的災民的方法, 做真正能幫助他們的事….我們都是人, 都是一樣的, 請別說這只是日本人的事, 只能由他們解決。

    說到現在, 您認為我只是為Sphere設想, 還是為全日本?

    記於剛下班, 並需於數小時後離家追更的晚上…
  • 以目前再持續急下的情勢和消息,我已經沒有太多立場能對您述說。
    先前我已經說過,我所談的不是結果論,所以有可能說得一切都是錯的。
    我向您道歉我的看法錯誤,對不起,因為我太過樂觀。
    我想去感同身受的理解和情感反而成為了阻礙。

    原不希望在自己的版上討論無關的政府政治和決策,但顯然這次無法避免是我資訊疏漏造成的失言。
    可能我也要為我的想法錯誤做最壞的打算,算是Jb大您設想的比較周到吧。

    但我和您對"特定公眾人物"的看法還是有所差異。
    一般人的情況,要走的確實早就走了。
    但若設想,當你有放不下的工作岡位和社會定位的時候,
    這樣的人們,還真的能先走嗎?

    「若是現在就走了,好像會因此失卻了某種理念似的。」
    所以我選擇接受並尊重他們目前的看法,至少不是現在。
    因為那可能不是可以重頭來過彌補的東西。
    儘管因此,我想自己也得要檢討對生命價值的定位才行。

    最終,光看新聞就已夠難過,
    一篇歌詞文章又變成現在這樣。
    我盡可能說出些內心的想法,
    也希望您能寬容我的無知與天真了....<(_ _)>

    星函(Seikan) 於 2011/03/18 12:32 回覆

  • 點
  • 感謝星函大的翻譯
    這首歌聽起來很舒服~

    希望這次的災情能順利的度過
    畢竟我也只能向上天祈禱
    並在自己可以盡力的地方盡點小小的力量
  • 感謝點您的迴響支持~
    目前新專輯也只先聽了這一首主曲,
    說不定等一兩週後會來試試這張專輯裡熱血的曲子:)

    現在的災情貌似已經平復了一些,
    昨天也傳出了有祖孫十天後還奇蹟生還的事件,
    但像是原發(核電)的控制誠度就很微妙~
    老實說自己也看得一頭霧水的、
    日本官員說的話也是半信半疑~這點說不定每個國家都是一個樣~"~a

    當然是希望災區復建可以持續努力進行,
    海外地區有時沒注意一下新聞就以為天下太平了,
    但正如您所說的,盡上自己一些心力(如捐款),
    並不時多關注一下最新情勢,
    可能是目前至少能做到的範疇吧。

    星函(Seikan) 於 2011/03/22 01:59 回覆

  • 略~
  • 大哥~不接受人家的禮物~哭哭~


    話說回來~始まりXXX 小弟的措辭不好~ 翻一翻 翻到忘記 都跑去日劇><

    周日的節目ive 一堆人在看 大概8千多~ 不知大哥是否也有觀看呢?~

    小弟把這首發去FB

  • 不好意思~畢竟已經有訂了,現在也很少在抓低調的CD(汗
    可能是自己實際寫過的結果吧,發現出張CD真的很辛苦....
    若是想聽歌,那就得付出相對的報償。
    雖說這是只對自己的最低要求罷了,不敢說海外的大家務必都得這樣。

    翻譯就慢慢來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在這方面該怎麼給大家建議,
    畢竟自己是屬於爆衝型的、有沒有開始運作,效率會差很多的那種....

    上週日時間大概我渾渾噩噩地過完了,
    雖說直到要開天窗才生出了個星期一的口頭報告,
    可能還有很多要檢討的地方....orz

    還有別叫我大哥啊~0.0"
    最後感謝略大的宣傳囉。

    星函(Seikan) 於 2011/03/22 12:22 回覆